秦朔:信托蝶变,一个金融子行业的突围与重生​

时间:2022/08/11 09:32:24用益信托网

过去两年,不止一位信托人告诉我,信托业务不好做了,不知未来何去何从。但信托人依然坚持:好不好过都得过下去!


这可能就是信托行业以及信托人深入骨髓的坚不可摧的信仰。从1979年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以下简称中信公司)成立、五次行业整顿、“一法两规”,每每金融调控之时,监管的板子总会重重落到信托身上。“年年难过,年年过”,这大概就是信托行业的真实写照。


作为过去十年发展最迅猛(增长十倍)的中国金融子行业,信托曾经风光无限,无数金融人心向往之,但如今却面临非常大的转型压力与发展瓶颈。回顾信托行业数十载历程,信托发展会有拐点,但更多的是披荆斩棘,向阳而生。未来几年信托仍然是大额投资的理想投资标之一,信托法赋予信托的双重独立性,使得信托在风险隔离,财富管理、资产管理上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打开思想的大门迎接世界的资金


1979年10月,中信公司的成立标志着中国信托行业的重生。信托行业的重生不仅仅是一项金融工具的再度兴起,更承担了中国经济改革“先行先试”的历史性使命。


“红色资本家”荣毅仁和当时的中信公司接过的是邓小平手中“从国外吸收资金、引进先进技术、投入国家建设”的探路重任,这既是一种荣誉,也是一项沉甸甸的责任。


金融机构只有解决实体经济最迫切的问题才能创造自己的价值,而在当年的中国,什么才是最迫切的问题呢?毫无疑问是资金。改革开放不是一纸空谈,新时代的社会主义建设也不是喊口号就能实现的,资金在当时成了制约中国经济发展的关键掣肘。


比起后来国内经济“双轨制”背景下艰难推行的“价格闯关”,成立于1979年的中信公司以及后续发展起来的信托行业,“思想闯关”的意义更为重大。


中信公司的示范效应对于信托行业乃至整个金融业的冲击是巨大的,信托所承载的金融创新被越来越多地验证,也获得了越来越多人的关注。为了充分引进外资,利用各种渠道的闲置资金,弥补银行信贷的不足,各家银行、各部委和各地政府纷纷成立信托投资公司,一股“信托热潮”在中国迅猛地掀了起来。其中就包括与中信公司齐名的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


创新与监管:分寸之间是平衡


翻开信托的发展史发现,从舶来品到本地化,信托在金融创新促进经济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又在经济过热中挨到了重板子。一进一退之间,是监管部门对信托平衡发展的引导与考量。


从1979年中信公司成立到1999年,20年的时间里,中国信托行业前后经历了五次大规模的全国性清理整顿,这是其他任何金融行业都未曾出现过的。《信托的未来》一书对信托行业五次整顿做了客观理性的分析和解读,非常值得一读。


1982年,国务院牵头对信托行业进行第一次整顿。第一次整顿的背景很清晰:鉴于信托行业发展过快,一方面,主管单位对信托公司的发起设立进行严格性约束,对发起设立信托公司的股东进行背景优选,非金融机构被剔除在外,从而有意控制发展速度;另一方面,监管在信托的定位上与传统银行类金融机构进行区分,避免信托公司和银行的角色出现明显的重叠。


如果把第二、三、四次信托行业的整顿和宏观经济的变化相结合,那么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在改革开放的前中期,由于经济转型的自身问题(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宏观经济和金融政策的频繁调整是信托行业“遇冷”和“发烧”的根本。在20世纪90年代的历史进程中,国内的信托扮演了一个金融行业试点先锋军的作用,每次宏观经济需要金融行业在固有的藩篱下有所突破的时候,信托行业和信托公司就冲在前面;而当经济过热需要刹车的时候,整改的板子就第一时间打在了信托的身上。


2018年4月27日,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管局联合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资管新规终于落地。资管新规以及后续以2019年银监会64号文为代表的一系列监管政策的持续落地,对这个行业的影响是长期而且剧烈的。从信托行业的从业者角度来看,这种变化是痛苦的——未来的信托公司也许会和融资类产品彻底告别,赚大钱的时代彻底终结。发挥制度优势的家族信托、ABN(资产支持票据)业务、二级市场证券和股权投资信托可能是未来的主流,“小而美”可能会是信托行业的主要特征,甚至不排除一部分信托公司仅仅以SPV的法律意义存在于金融体系中。


从境内经济的持续有序发展以及眼下经济转型换挡的变化来说,信托业的这种调整是成功也是必然的,是具有历史性眼光的。信托的监管也将步入一个新的时代,之前在宏观经济“保发展”和“调结构”之间的纠结不复存在,更为单纯目的的监管将会是未来信托行业监管的主流。


风雨过后是彩虹 大治之后是大兴


大治之后必有大兴,中国信托业的未来并不会黯淡无光。


2018—2021年,资管新规的落地也已经过去了三个年头。这三年,信托行业的资产管理规模经历了2018年的冲高,已经在慢慢回落,有限的非标额度也在银保监会的有效部署下一点点被压降。在这三年里,信托公司给出了不同的回答,有的公司依然在和监管玩“躲猫猫”的游戏,在逃避监管的动机下大口吃着最后的晚餐;有的公司积极部署转型,通过资本市场已经开始掘到了第一桶金;还有一部分公司在契合信托本源业务的家族信托和服务信托上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展望2022年,信托业机遇与挑战并存。随着监管的进一步趋严,行业风险将会进一步出清,风险事件也将继续存在,而信托风险管理与防控将继续成为行业的重要课题。


对于信托人而言,面对行业跌宕,更应该关注其内在逻辑的演变,探寻新的生机与出路,也是行业地位和价值卡位调整的机遇,而这也正是留给持续创新的信托人的的竞技场。展望未来,国际、国内环境更加复杂,但我相信,坚强的中国信托业将会突出重围,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作者:秦 朔
来源:企 业 家 杂 志

责任编辑:Tnews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